90后工人小杨在工会微信平台上“抢”到了一个免费培训名额。下班后,顾不上坐下吃饭,他揣块煎饼就往教室赶——

走,上夜校去!

《工人日报》(2020年01月24日 02版)本报记者 李润钊
分享到:
   

阅读提示

泉州台商投资区总工会开办“工人夜校”,免费为园区职工提供“菜单式”培训服务。银发的老师傅、“8090”的青工,都被吸引到这个课堂上,火爆程度仿佛20世纪“工人夜校”盛景再现……

2019年12月的一天,18时许,福建泉州台商投资区杏秀路两侧的小吃店里,坐满了刚下班的工人。

“走,上夜校去!别迟到!”来自立亚新材的机械维修工杨荣煌一边用微信给工友留言,一边在路边买了块煎饼。杨荣煌的家在园区北面,与平日不同,今天他骑上电摩却往园区南面赶,在一旁小吃店里吃面的工友问他去哪,他笑着说:“上夜校去!”

杨荣煌口中的夜校,位于两公里外的台商投资区职工服务中心,因为培训班在晚上开办,被职工们称为“工人夜校”。2019年9月底,杨荣煌和工友一起通过投资区总工会的微信平台报名了“特种作业低压电工”课程。“一看见是免费的培训,还办在晚上,赶紧把名额抢到手。”刚满27岁的小杨告诉记者,以前,他只在电影、小说里看到过“工人夜校”,没想到现在自己也走进了“传说中的夜校”,成为这里的学员。

到职工服务中心时是18时30分,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亮起,小杨从车后座下面拿出笔记本,走进二楼一间由会议室改造成的培训教室。此时教室里已有十几名学员早早占好了座位。他们大多带来了面包、牛奶,一边吃一边等待上课。小杨告诉记者,大伙儿上课积极性特别高,为了不迟到,很多人一下班就往这边赶,到达教室后再吃晚饭。

小杨所在的企业从事特种纤维制造。2015年大专毕业后,他先去厦门当了两年模具制造工人,后来听说老家附近的企业招工,就回到泉州,在车间里干起了机械维修的活儿。“平时都是跟着老师傅学电工,从来没有系统学过,一直想找机会充充电,正巧遇到了工会办的这个培训班。”

正说着,工友骆丽丽来了。她拉着小杨坐到离讲台最近的座位上,问起了上节课没搞懂的电力学问题:“电容器放电的原理是什么”“危险场所室内的吊灯与地面的距离应不少于多少米”……

19时,教师陈雅华如约开讲。从万用电表到老虎钳,从电路板设计到带图安装,陈雅华从头到尾讲得特别仔细。

下课后,她告诉记者,之所以讲得细,是因为这个班跟普通学校的课不同,既有几十年工龄的资深电工,也有零基础的职工学员,方方面面都要兼顾到。

陈雅华来自泉州市高级技工学校,是一名电工高级技师。据她介绍,在夜校课堂里的40名学员中,近七成都是和小杨一样的80后、90后,平均年龄不到34岁,大家都渴望通过课程拿到“特种作业操作证书”。

“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‘工人夜校’的黄金年代。”谈起那个年代,陈雅华有太多回忆和感慨。她说,那时候很多企业、工厂、学校都开设夜校,一下班大家顾不上吃喝就开始一起学习、讨论,给大家上课的大多是厂里的老师傅,要是哪天夜校请来了城里的专家,那真是一座难求!至今陈雅华还记得,在20世纪90年代初,自己为了上一堂大学里请来的专家课,坐着摩托车从泉州赶去晋江龙湖,第二天一早再赶60公里路回泉州上班。

“你这个电路的方向有问题。”课间休息时间,一头银发的老学员曾亚南给小杨和骆丽丽纠错。老曾52岁,有着近30年的电工经验。为了给自己的职业生涯来一场系统性的电工培训,他让厂工会帮忙“秒杀”了一个培训名额。他也经历过陈雅华所说的“黄金年代”。“以前别说教室、黑板、投影仪,拿张图纸大伙围在饭桌旁边就算夜校开课啦!”曾亚南回忆说,现在学习条件好,跟老师沟通也方便多了,每个班级都建了微信群,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在群里向老师提问。

“时代虽然在变化,但大家对知识的渴求没有改变,因为无论哪个时代的工人都会有‘本领恐慌’的时候。”小杨接过话茬。他说,如果有机会,他还会报名参加“工人夜校”开设的其他课程。

今年以来,泉州台商投资区总工会在“工人夜校”推出“菜单式”选课培训。根据职工的差异化需求,区总工会制定培训目录,出资聘请老师,免费为园区职工提供培训服务。培训内容包括技术技能、素质提升、普遍适应3大部分,分别涵盖家政、电工;行业礼仪、电子商务、英语口语;硬笔书法、插花艺术、摄影技能等。截至目前,该区联合相关部门已举办6期培训,每期都很受职工欢迎,参训职工达到430多人(次)。

课程结束时已是21时,小杨告别了骆丽丽,揣着学习笔记往家里赶,兜里还剩下小半块没吃完的煎饼。他不好意思地笑说:“就当是夜宵了。”走出服务中心,道路附近只剩“工人夜校”的灯光和街头的路灯还亮着,照亮他们远去的路。



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时间表 江苏快3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快乐飞艇